布加勒斯特

真香

让我们来猜猜你什么时候能看到

“我接住了”




忙到什么样呢 忙到一天下来手机还剩80%的电 b站几乎不上了 微博一天最多看十分钟 


所以你十八岁一个人拎着三个箱子自己出国跑到南半球比我现在难多了吧 但是你都没有怎么跟我抱怨过(哪和我一样老是逼叨逼叨的


飞你们那儿的飞机从十个小时到现在二三十个小时 你说咱俩上辈子是咋作孽了怎么越折腾越远辽


一个月了也没觉得很难熬( 除了我特别爱国的胃) 我同学说买了回国机票能开心好多天  真的那种有盼头的日子就跟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 我觉得我这么恋家以后是没啥出息了吧(x  


来了一个月了我发现国外就算忽略所有歧视和糟心的玩意儿只剩新奇的美好的东西也只是一个我能暂时为了前途呆几年的地方 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确实让人不自在 所以我真的佩服你决定一直留在澳洲的决定 你比我勇敢 勇敢多了 我只是一只脚踏出舒适圈用脚尖儿摸索一下再缩回来 你却能迈出去再给自己建一个新的


我也不艾特你了 随缘 你肯定能刷到的 又半夜了 睡觉辽 晚安 

bgm: 只剩一分钟-- 金玟岐(并不是片长一分钟啊姐妹们!!!

剧情大概是没有辽

因为生命不止一分钟,所以都是赵云澜的梦罢辽。

在be的路上越走越远的时候一个托马斯回旋转踢 剧那么糟心了我要he 强行的那种(。)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为了近距离看好看的小姐姐我也是非常不要脸了嘻嘻

致我坚强可爱的姑娘

 @温衡K 

信是没法给你亲手交过去了,所以,以下。

知道你昨天过的不尽人意,所以今天带着完结的盐重来安慰你啦。

这两天你肯定会很忙,收拾房间开学上课一堆琐碎,所以这篇文呢我就放在这里啦,等你有空上lof的时候再看。

我知道你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是报喜不报忧,所以你把藏起来没说出口的那些忧,统统说给我听吧,三个小时的时差而已,我总能看到的。

说起来,故人长绝和盐重都是想给你录的。故人长绝想录完给你当18岁生日礼物,盐重想给你回去的飞机上听,然而我的拖延癌导致我故人现在还没录完,盐重也是拖到今天才完结,深深的愧疚,叹气。

那天晚上看完爱乐咱们一起走回家的路上说了好多,好久了我第一次把我想说的一切滔滔不绝饿说给另一个人。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关于梦想和以后的路。美丽人生的阿不太太说整个世界正在经历阶级固化,超越阶级越来越困难。但仍有7%的人因为行为不可预测,他们可能超越甚至打破阶级。我希望,我想成为那7%的人。我知道会被长辈打上“野”“不安分”的标签,但是那只是在他们的圈子里看来我是格格不入的。那些我“应该”接受的已经被安排的井井有条的路,是属于他们年轻时想走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而被迫放弃的。不是我的。很羡慕你能有如此开明的爸妈,请问二老还收干女儿吗,说学逗唱样样不会的那种hhhhhhhh。

你看你能在面对糟糕的屋子的第二天就去宜家搬物件回来整理它,你正在慢慢走向你想要的样子。


@松露西子酱 太太您看我的小心心(请收下)和渣录音(不喜欢请豪迈地踢开hhhhh

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
寒假之前看完文满地打滚
拖到年前才找太太要授权
拖到年后才出一章
(手动再见。

个人最喜欢第四章,两个悬而未决互相试探的人,“他好像也真正地,在用自己的灵魂,自损八百地,去揣摩另一个灵魂”
表白太太,文里充满了可爱的烟火气,相信太太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毕竟几乎每章都有美食出镜,奶油小方栗子蛋糕杏仁白玉海鲜粥蝴蝶酥…(好吧我爱盐重也是因为这些吃的hhhhhh

小找医生及医生家属的市井生活:
两个人挤在早班地铁上啃着粢饭团和鸡蛋灌饼
两个人在虹口的弄堂里穿梭谈天说地
两个人坐在小广场的长椅上抽烟看大妈大爷跳广场舞,小赵医生拉着老谭俩人磕磕绊绊的在角落里跳交谊舞(一次别扭的踩脚大战
两个人提着菜回家拿砂锅煮粥炒一把青菜老谭嚷嚷着要吃肉
美好的我热泪盈眶老泪纵横。

更更更棒的是他俩在法国的日子,有楼诚的影子
这时候一只法语狗就可以开始她的表演了(滚。
其实我为什么学法语呢(就算你们不想知道我也要说!!)因为楼诚。高考之前有时候上课发呆,就会在脑补楼诚在法国那段安静美好的日子,后来就义无反顾的投入法语变位的怀抱啦。

有声书这个坑我是出不去了
http://xima.tv/LGQpVS

希望大家喜欢,鞠躬。

最后依然要表白太太,太太新年快乐呀
Bonne année ~



【谭赵ABO】嗲精统治世界(十九)

心服口服啊谭大佬 边际效用递减加上前面的博弈论老谭微观经济学的飞起哈哈哈哈哈哈哈

谦金:

19 送你一道光芒海


赵启平听了哑然失笑,向后仰了仰靠在墙上,眼角眉梢都浸润着七分愉悦,摇摇头,


“不信。”爱我还把我从家里撵出去?


谭宗明也不急,不多解释,躺着没动。他早过了那个被恋人怀疑一点爱意就恨不得把心剖开双手奉上的年纪,有些话是不必出口的,说多了反而少了一分意思。现在这样就很好。


太阳西沉,余晖一点点踮着脚步从窗边后退,不消一刻钟就完全消失了。室内暗下来,如同笼罩着一层薄霜,阴冷了几分。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盖了半截的被子,站起身想替他拉上来。走近一看,才发现谭宗明睡着了。


这样也能睡着?赵启平轻笑着,拿他没办法,慢慢地把谭宗明的胳膊抬起来,塞进被子里再盖好。赵启平想了想,又附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句什么,蹑手蹑脚地带上门走了。


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谭宗明翻了个身,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好,兀自笑了。




谭宗明没雇护工,独自在VIP病房里睡着,一夜好眠。


赵启平调了班,当晚值大夜。不过他没去陪床,一直在值班室里坐着,困了就窝在沙发上眯一会儿,醒了就沿着楼层巡一巡房。他每次路过谭宗明的病房都要停住,站在门外向里看一小会儿。


亲密有间,这个道理没人比赵启平更清楚。


护士对小赵医生的行为先是奇怪,再是艳羡。赵启平往里看的那种眼神,护士觉得似曾相识。半天才想起来,新晋父母隔着玻璃看恒温箱里的那堆软乎乎、粉嫩嫩的幼小生命时,就是这种目光。




安迪早上来给谭宗明送饭,一份滤掉渣的现磨豆浆和一整瓶鲜榨青提汁。青提是进口超市刚买的,直接打了汁,盛在长颈细口的玻璃瓶里,阳光一照特别好看。


安迪把豆浆盖掀开递过去,跟谭宗明汇报了一下公司紧要的事。觉得处理合适的,谭宗明就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觉得不合适的就指点一二。


“并购案先不忙,再拖两天,永安地产那边现金周转不济,每个月光还银行利息就得两百万,到月底他自己就来求我们了。别的事怎么样?”


昨天左扬和她说了凌远主刀的事,具体还是要请示谭宗明,


“这次是凌院长主刀,下手术之后左总塞红包人家也没收,现在怎么办?”


谭宗明略带诧异,从笔记本电脑中抬起脸,


“哦?凌远?”


安迪也纳闷,适时抛出了自己的猜测,


“左总说不是他请的,应该是医院这边。”


医院?那就只能是凌远主动要求操刀或者内部人请的了。不过想想又都不太可能,按医院的体制,他的手术级别不够,不会上报给院长。主治医师又不认识他谭宗明,万没有帮他麻烦凌远的打算。


再者来说,凌远事后不收红包,不来探病,看来也不是爱贴财神的个性。那么到底是谁请这樽佛下凡的呢?赵启平?


谭宗明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怎么可能是赵启平?谭宗明回忆了回忆,那天赵启平确实说过主刀的是外科第一刀,只不过他当时疼得厉害,没来得及多想。那,真的是赵启平?


安迪看谭宗明思索,以为他为难,用闲聊的语气试着和谭宗明提议,


“年前左老爷子做心脏搭桥手术,也是在这儿,特意请了美国回来的专家,左总私下和我说,那次给医院捐了一整套设备呢。”


谭宗明有自己的主意,


“这样,把公司的医保定点医院改成第一人民医院。”


“好。”安迪应下,起身告辞,走到病房门口又突然回身。


谭宗明去而复返的安迪,眸光中多了一分打量,


“想问为什么?”


“是。”安迪开门见山。


“边际效用递减。对了,中午的时候多带几瓶果汁过来。”


走廊里回荡着高跟鞋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声音,安迪想明白了谭宗明的话,眼睛亮起来,走起路来意气风发,就像当年从经管学院毕业那样。


谭宗明是商人,在商言商,第一,他的手术情况和左老爷子不一样,第二,他和左扬行事风格迥异。如果这次阑尾炎给院里捐一套几十万的设备,那么下次全院就会提高期望值,一旦达不到,反生嫌隙。


就像你吃饭,第一口总是最好的,随着你饱腹感增加,食物的口感就会下降,这也就是谭宗明说的,边际效用递减。每年员工体检和看病本来就是一项固定支出,移到第一人民医院对他们来说,是两好搁一好。


谭宗明就是谭宗明,哪怕谈恋爱,结婚,生子,都依然是那个睿智成熟有决断的商人。


安迪很快就发现,她看错了。赵启平也是。




赵启平中午收到谭宗明叫他的微信之后,以为谭宗明有什么急事,没吃饭就直接赶了过去。一进门摆在阳台上的一排果汁就吸引了他的注意,七个颜色,彩虹的颜色。整整齐齐按梯度排列,五彩缤纷,反射着耀眼的阳光,在晴朗而寒冷的冬日显得跳脱可爱。


“好看吗?”谭宗明看着赵启平,语气是小孩周五早放学一样的雀跃,“蔓越莓汁、橙汁、芒果汁、猕猴桃汁、青提汁、蓝莓汁、黑加仑汁。”


“好看。”赵启平径直走到窗前,拿起蔓越莓汁仔细端详。玻璃瓶触手冰凉,颜色透亮鲜活,他心情也舒畅起来。


“叫我来是为了这个?”赵启平目光转向谭宗明,晃了晃手里的瓶子。


谭宗明从枕头下面摸出来一个墨绿色丝绒盒子,递到他面前,


“这个。”


看谭宗明宝贝这个盒子样子,赵启平开始好奇,不由地猜测里面是什么。手表?袖扣?领带夹?难不成,是戒指?


他心跳不自控地加快,几乎跳出嗓子眼,是戒指的话该说什么呢?我愿意?我再想想?那一瞬间赵启平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你是不是真的爱我要和我结婚吗我们第一个孩子要取什么名字呢还真是困扰啊。


赵启平一手托住盒底,一手翻开盖子,只见里面安静地躺着,一个三棱镜。


三棱镜,三、棱、镜。


赵启平可以发誓,他从高中物理课以后就没有见过这玩意儿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取出三棱镜,等谭宗明的解释。


谭宗明单手拉过赵启平,另一手将三棱镜对准阳光。阳光经过三棱镜折射,在白色的地砖上形成了光的色散,和窗台的七色相映成趣。


“So?”赵启平偏头。


谭宗明的笑容比阳光还晃眼一点,


“这样你每天都能看到彩虹了。”




———————————


请勿催更么么哒。


又要解释了。朋友们,老谭干嘛要真求婚啊!求婚要被拒两个人就很尴尬了。他现在只花了一个三棱镜就让【我要不要嫁给他】这个问题进入小赵视线了,一个盒子让人开始思考孩子叫什么了,而他还什么都没说啊!高手攻心呐!